德国队4连1比1后的疑问:弗利克选择的路线正确吗?

又是1比1,德国队遭遇了尴尬的欧国联3连平。算上3月底对荷兰的友谊赛,已是连续4场打出1比1,为队史头一遭。相比于对荷兰、意大利或英格兰,这场1比1无疑是最碍眼的,因为对手不过是世界排名第40的匈牙利。

客观地说,单论这场比赛,德国队的表现还谈不上特别差,至少没有预料之外的糟糕。不要忘了,一年前的欧洲杯小组赛最后一轮,主场作战的德国队就险些被这个对手击败和淘汰出局。然而,有了上一场对英格兰的场面作为对比,又有连续3场1比1作为铺垫,这场理应甚至必须拿下的比赛还是赢不下来,甚至还重现对意大利那种“老鼠拉龟”的场面,就实在是令人失望,甚至是沮丧了。《踢球者》在赛后评论中认为,德国队在这场比赛中失去了基本元素、肢体语言以及对英格兰一战的良好感觉,是弗利克任内第一次真正令人失望的发挥。

与匈牙利赛前,弗利克吐槽了欧足联在11天内安排连续4轮欧国联的做法。为了应对如此不人道的赛程,他继续大幅度轮换,用聚勒、克雷尔、戈雷茨卡和韦尔纳取代吕迪格、克洛斯特曼、京多安和穆勒。只有诺伊尔和基米希连续3场都首发出场,并最终都打满270分钟。

事实证明,继续使用诺伊尔,而不是让过去大半年表现出色的特拉普出场练手是弗利克本场最正确(或许也是唯一正确)的决定。如果不是诺队半场结束前精彩地用右脚挡住菲欧洛的小角度低射,德国队或许连平局都拿不到。尽管匈牙利整场控球率只有35%,但射门以10比7领先,射正更是达到悬殊的7比1,即诺伊尔作出了6次成功扑救,包括丢球之前先是挡住了罗兰·绍洛伊的近距离头球。

事实上,与其感谢诺伊尔一如既往地靠谱,还不如感谢那位长相凶悍的匈牙利替补中锋马丁·亚当,他在比赛尾声两次无人防守之下近距离头球顶得既没角度也不够力量,如同回传。换作是被他换下的亚当·绍洛伊,诺伊尔大概也只能投降——去年欧洲杯,就是这位长期征战德甲的匈牙利队长头球首开纪录。

当然,德国队也有机会赢下比赛,但连续2场进球的约纳斯·霍夫曼过于无私,单刀赴会却决定传球,莱比锡RB后防中坚欧尔班抢在前队友韦尔纳之前解围出底线。当我们回过头来看这次出现在第72分钟的机会,竟发现这是德国队整个下半场唯一一次得分机会!而纵观整场比赛,除了霍夫曼的2次反越位(第9分钟接尼科·施洛特贝克后场长传,冲到禁区弧内卸球过掉出击的古拉奇后打入空门),德国队能让人看到进球希望的机会,就只有劳姆第40分钟在左路底线处假动作晃开亚当·瑙吉,接着迅速内切到禁区后右脚弧线球兜远角将将偏出立柱这一脚。相比于一如既往地守不住,进攻再次便秘才是更大的问题,毕竟弗利克可是一位旗帜鲜明的进攻型教练。

不同于6天前那支陌生的新意大利队,这支匈牙利队究竟是怎样的风格和水平,德国队绝对是心里有底的,因为对手在欧洲杯后没有换帅(还是意大利人罗西马尔科·罗西),甚至连首发阵型与人员也跟一年前那场比赛大致相同(古拉奇、欧尔班、奥蒂洛·绍洛伊、菲欧洛、亚当·瑙吉、亚当·绍洛伊和罗兰·绍洛伊等7人悉数上阵),何况对于匈牙利过去2场欧国联,弗利克和他的教练组肯定进行过深入分析。然而,这样一场有准备的仗,德国队还是没有打好,甚至重蹈了对意大利那场遭遇战的覆辙。

客观地说,在跑动与对抗方面,德国队并没有像做客博洛尼亚时那样缺乏主观能动性,大部分球员还是非常卖力的,尤其是穆西亚拉和劳姆这样的年轻人。然而,在心理状态和战术研究都有保证的情况下,德国队为什么还是赢不了球呢?诺伊尔就认为:“我们缺少了向前的决心。”同时,德国队没能展现出“在控球时的轻盈与跑位,从而令对手感到不舒服”,“当你失去这种轻盈与惊喜的元素,你就无法获得太多机会。”弗利克的看法大同小异,但更多是从对手的角度出发,“他们踢得非常紧密,也转换得很好。我们没能坚决地快速向前发展。我们出现了太多失误。因此,我们必须对结果感到满意了。”

弗利克口中的“不够坚决”,并不是指霍夫曼获得单刀却没有打门,而是场上球员没有在获得球权之后,坚决地将球运转到进攻三区,哈弗茨几乎消失(除了让霍夫曼形成单刀的那脚直线次直面门将的机会,但没能像对意大利替补出场后那样,源源不断地通过跑动与传球从右路制造威胁。

穆西亚拉是前场4人组当中唯一能够坚决向前的(霍夫曼那脚单刀,就是源于他在后场左侧快速带球摆脱两人防守后交给中圈的哈弗茨),但他踢得实在是太辛苦了。双后腰基米希和戈雷茨卡努力地向前输送,但两人的传球都过于机械化,缺乏诺伊尔口中那种“惊喜的元素”。于是,韦尔纳在前面几乎被隔离了,而他也缺乏跟身后队友换位或配合以走出困局的欲望和能力。

在世预赛和3月对以色列的友谊赛期间,韦尔纳6次出场就打进6球(因伤缺席去年11月的2场比赛),效率喜人。但最近4连平期间,切尔西前锋不仅连交白卷,而且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跟过去两届大赛上的发挥别无二致。然而,弗利克直到这场比赛踢到85分钟时,才想起了替补席上的卢卡斯·恩梅沙。包括只是被弗利克当作边锋使用的阿德耶米,也是到了那个时候才终于获得本届欧国联上的首次出场机会。

德国队的中锋问题不是弗利克上任后才有,更不是始于2018年世界杯惨败,而是在克洛泽2014年世界杯后功成身退就出现,戈麦斯后来的短暂回归只是治标不治本。而目前情况已经很清楚,德国队没有适合单前锋阵型的高水平9号。技术类型单一且门前效率不高的韦尔纳,不适合在单前锋阵型中踢9号已是经过反复验证。在纳格尔斯曼为其量身定制的那套双前锋体系中,韦尔纳才打出了职业生涯至今的最佳赛季——2019/20赛季以28球高居德甲射手榜次席,还送出多达8次助攻,各项赛事总进球34个,比近两季在切尔西的总产量(23球)多出近一半。

弗利克一再公开强调对韦尔纳的绝对信任。既然如此信任,为何不根据韦尔纳的特点而变阵,在双前锋阵型中给予韦尔纳更大的自由度,让他扮演半9号、半左边锋的角色?如果说以韦尔纳的水平,并不足以让堂堂德国队围绕他来制定战术,那么弗利克就更应根据手头球员的特点而调整战术和阵型,而不应非要将韦尔纳当莱万多夫斯基使,他真的没有那个能力。如此“信任”,对于韦尔纳和球队都没有好处。

2018年世界杯之后,勒夫有过使用“小快灵三前锋”的改革,一度取得过理想效果,尤其是格纳布里与萨内在2019年的表现有目共睹。遗憾的是,后来由于萨内的重伤与状态滑坡,以及格纳布里在帮助拜仁成为“三冠王”后就丢失了射门靴等因素,使得“小快灵三前锋”在欧洲杯上彻底失败。但以德国足球目前的人才库,使用没有正印9号的三人攻击组,真的会比继续打一个没有合格9号的4231差吗?在韦尔纳身边配备一个有身材和力量优势的锋线搭档(例如恩梅沙),甚至是将阿德耶米移到中路,组成锋线双快,会不会比单前锋阵型更合理、更奏效呢?

上任以来,弗利克不是没有过阵型试验,例如近2场都使用四后卫(4231)与三中卫(3241)之间切换的打法。但无论是四后卫还是三中卫,弗利克都一直坚持单前锋(像11打10对列支敦士登那场打4前锋甚至5前锋只是特殊情况),唯一的试验就是上韦尔纳还是哈弗茨——恩梅沙至今都没有获得过首发机会。因此很难想象,弗利克会在世界杯之前所剩无几的比赛中作出双前锋或“小快灵三前锋”的尝试。假如这个关键位置没有一个可靠的解决方案,弗利克这套打法的进攻与压制效果必将大打折扣,并直接放大后防的漏洞。

正如诺伊尔赛后所说:“今天你们可以看到,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我们还需要吸取教训。”显然,这支德国队的成长速度,比很多乐观者,尤其是那些坚信弗利克会复制在拜仁救火救出三冠王好戏的球迷所想象的要慢得多。而情况也愈发表明,德国队的问题,球员能力不足(人才同质化与个别位置上人才匮乏)大于教练不力。

时至今日还有人说,德国队友谊赛从来不好好踢,对于目前的4连平不用太过在意,到了世界杯自然就会调整到最佳状态。如此认知,早已过时。要知道,上届世界杯之前,德国队的友谊赛表现就非常糟糕——平英格兰、法国、西班牙,负巴西、奥地利,出征俄罗斯前才“惨胜”沙特2比1。当时也有很多人不以为然,结果?

更大的问题在于,这支处在低谷的德国队必须认真对待每一场比赛,跟上一届世界杯之前的那支德国队,或者跟如今在欧国联表现更差的英格兰不能相提并论。对于接手球队不到一年半就要迎来世界杯的弗利克来说,调试和磨合的时间非常紧迫,没有一场比赛是可以随便对付。再说,欧国联可不是友谊赛,一不小心在9月降级了,那就不止是面子上挂不住的问题了。

打平意大利之后,《踢球者》在评论中曾强调,目前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弗利克所选择的这条路线的正确性。但在这场比赛过后,或者说在连续3场欧国联比赛后,我们实在不禁要问:弗利克的路线,真的适合这支德国队吗?

其实弗利克的打法跟勒夫的那一套(尤其是传控水平最高的2016年欧洲杯前后)相比,更多是延续和改良,而并非改革。说到底,还是用极致的进攻掩盖防守的漏洞,用尽可能多的控球来遏制对手制造杀机的次数——所谓的“就压着打”!但这套打法对体能的消耗,对比赛欲望的压榨极大。球员不是机器,在持续高强度地比赛一段时间之后,不可避免地需要休整。

弗利克在拜仁中途上任的2019/20赛季碰上疫情,一个长赛季变成了几个短赛季:先是近一个月的冬歇期,接着是3月中旬到5月中旬的中断,7月初结束国内比赛之后,隔了一个月欧冠才重启。弗利克接手后,拜仁每一段赛程都不足两个月,每次拼到极限就可以立即重新充电。但到了随后一季,当赛程变得空前密集,连冬歇期都不足2周的情况下,“就压着打”的效果就已经大打折扣,因前场压迫力度下降,后防漏洞重新暴露出来。

如今在一个漫长和疲劳的赛季结束后,11天内要连踢4场欧国联,即便弗利克大幅度轮换,德国队也不可能展现出足够的活力(诺伊尔口中的“轻盈”)与强度,无法总是打出弗利克想要的足球也就不奇怪了。所以,除了条件完美才能贯彻的“A方案”,弗利克究竟有没有“B方案”?在拜仁的时候没有,现在看上去也没有。

在拜仁的时候,弗利克做到了一招鲜吃遍天。但德国队不是拜仁,勒夫当初没有“抄作业”,弗利克如今也无法全盘照搬。没有高水平中锋(不可能突然冒出一个莱万),中后场摆脱逼抢和出球能力不强(不可能突然冒出一个蒂亚戈,也不可能突然冒出一个巅峰时期的热罗姆·博阿滕或胡梅尔斯),后防(尤其是边后卫)还是一大片工地,要是再碰上一些不利的客观因素,这支德国队在世界杯上能走多远?就算这届世界杯输得起,坚持“一招鲜”到2024年本土欧洲杯,真的能让这支球队重新具备竞争力吗?德国队是否应该变得灵活多变一点,不再仅仅坚守一条路线,甚至彻底换一条路线,换一种活法呢?

Posted on 2022年7月26日 in 最新亚博|最新亚博2020网|亚博最新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德国队4连1比1后的疑问:弗利克选择的路线正确吗?'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