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后曾被“边缘化”的波兰成了美国的兄弟?

  美国总统拜登在2020年竞选期间曾说过,波兰面临着屈从于“极权主义政权崛起”的危险。时过境迁,拜登如今却用实际行动狠狠“打脸”此前的预判。3月25日至26日,拜登来到其访欧之行的最后一站——波兰。他与波兰总统杜达热情拥抱,还亲切地称杜达为“兄弟”,并夸赞他应对俄乌冲突得力。

  在地缘政治格局的巨变之下,波兰在西方世界扮演着不可或缺的“排头兵”的角色,使其与美欧国家此前颇为紧张的关系也出现转圜。

  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的一个多月来,波兰接收超过230万逃离乌克兰战火的难民,远超其他欧美国家。由于波兰东南部与乌克兰相接,也使其成为向西方国家向基辅提供武器、弹药、燃料等援助的重要中转站。

  在面对共同外部安全威胁的情况下,波兰与美欧搁置争议,“不计前嫌”,强化安全保障成为他们当下的优先事项。但从中长期来看,波兰与美欧的“蜜月期”可以持续多久,仍有待观察。

  2021年6月,杜达与拜登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上匆匆打了个照面。彼时,由于波兰右翼民粹主义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意图限制该国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使其在推崇所谓“自由”“民主”价值观的西方世界处于边缘化地位。

  然而,到了今年3月,波兰与美国此前的嫌隙与隔阂似乎一扫而光。在拜登上周的访欧之行中,波兰站到了世界舞台聚光灯之下,成为其除布鲁塞尔外唯一的目的地。3月26日下午,拜登抵达波兰与杜达会面。两人在镜头前微笑握手,拜登还将一只手搭在杜达肩上,显得异常亲密。

  当地时间2022年3月26日,波兰华沙,美国总统拜登抵达华沙,持续进行访问工作,波兰总统杜达迎接。 人民视觉 图

  在双方正式会谈前,杜达称,“美国和波兰的关系非常好。拜登的访问使两国的关系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拜登也在当天的发言中向波兰人民做出保证,美国对北约第五条款有着“神圣的承诺”。他还指出,“俄罗斯的军事行动,让波兰人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作为北约成员国之一,波兰在帮助乌克兰与俄罗斯冲突的过程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目前,波兰已接收了逾230多万名来自乌克兰的难民,并在北约盟军的帮助下增强了波兰的12万军队。

  值得一提的是,从历史的维度来看,也可找到波兰类似的“高光时刻”。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后,华沙杂志《新闻周刊》曾刊文称,在时任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的带领下,波兰正在欧洲的现实政治中占据一席之地。

  同样地,在此次俄乌冲突爆发后,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副总理卡钦斯基、捷克总理菲亚拉和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于3月15日晚来到了基辅,并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总理什米加尔举行会晤。这四位中东欧国家的领导人是自俄乌爆发冲突三周以来,首批到访乌克兰的外国领导人。

  “从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到今年的俄乌冲突,波兰都充当着中东欧国家领导者的角色。”北京外国语大学中东欧研究中心讲师王弘毅向澎湃新闻()分析指出,对于波兰而言,夹在欧盟与俄罗斯之间的六个国家(白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摩尔多瓦)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牵动它最敏感的神经。

  与此同时,从地缘位置来看,波兰与乌克兰有超过500公里的边境线。对此,王弘毅分析称,波兰对乌克兰事态变化的敏感度决定了它不得不站在世界中央。“若乌克兰丧失独立地位,也意味着波兰与俄罗斯之间的缓冲地带将不复存在。”重新“拥抱”欧美?

  在俄乌冲突的大背景下,共同的外部安全威胁让波兰与美国获得了重新接近的驱动力。在此前提下,波兰政府更进一步主动采取行动,向欧美国家释放友善信号,缓和此前紧张的外交关系。

  在俄罗斯开展“特别军事行动”的两周前,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杜达提出了有关解散最高法院纪律法庭的法律,试图缓和与欧盟的关系。此前,波兰司法机构缺乏独立性一直是欧盟诟病波兰执政党的核心问题。分析认为,此举显示出杜达意在与执政联盟中的右翼势力保持距离。

  白宫也注意到波兰政府的这一转变。拜登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近期表示:“在过去几个月里,杜达总统采取了几项积极措施,以改善波兰民主制度的质量,这展现了跨大西洋联盟的团结与我们共同的价值观。”

  美国驻波兰前大使丹尼尔·弗里德近日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波兰政府推出的新举措或意味着该国开始调整其战略,“波兰可能在考虑,若要以欧洲和民主的名义与俄罗斯的影响力作斗争,那么必须开始拥抱欧洲和民主。”

  从另一角度来看,在外交上主动向欧美接近或也折射出波兰本身的“大国抱负”,这一趋向此前便有迹可循。王弘毅向澎湃新闻介绍道,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于2016年8月与克罗地亚等12个位于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和黑海之间的欧盟成员国共同成立了“三海倡议”,旨在推动该地区基础设施发展,创建一个共同的天然气市场,并增强能源供应的安全性和竞争力。该倡议引起了俄方的猜疑与警惕。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曾刊文发问:“‘三海倡议’是否标志着波兰时刻的来临?……虽然这个区域框架仍处于初级阶段,但华沙政坛背后的地缘政治野心让人怀疑波兰的时刻是否已经到来。”

  对于拜登政府而言,在俄乌冲突紧张化的情况下,强化与波兰的关系也成为当前必要的战略选项。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欧洲政策分析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Analysis)主席阿琳娜·波利亚科娃告诉Politico:“鉴于目前的形势,拜登政府显然把美波关系中的防务和安全放在了首位……波兰是欧洲安全不可或缺的盟友,我们对波兰的其他担忧则先搁置一旁。到了紧要关头,北约面临着直接的军事威胁,我们需要波兰。”

  美国与波兰基于共同的外部威胁,选择暂时搁置此前矛盾,强化联盟关系。不过,这样的“蜜月期”可以延续多久值得关注。

  《》援引分析指出,波兰与美国强化联系或只是暂时的,两国在接收乌克兰难民方面已分歧初显。杜达曾于3月上旬呼吁美国加快安置有亲属居住在美国的乌克兰难民,并警告称,假使波兰没有西方盟国的更多帮助,“将导致难民灾难”。据美国人口普查估计,目前约有35万乌克兰移民生活在美国。

  对于波兰政府提出的诉求,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只是含糊其辞,以“患难见线日访欧期间,拜登才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正面回应,宣布美国将接受10万名乌克兰难民。

  不过,对于拜登政府的承诺,美国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高级政策分析师朱莉娅·盖拉特(Julia Gelatt)向澎湃新闻分析称,虽然拜登的这一表态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但目前尚不清楚该接收计划的细节,即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乌克兰人可通过难民安置、办理签证,或者“人道主义假释”等渠道入境。

  朱莉娅补充称,目前上述几种入境渠道均存在巨大的挑战。首先,难民安置项目仍有待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缓慢恢复。本财年度至今(2021年10月1日至今),美国仅接收了6500名难民,这意味着接收数万名难民尚待时日。此外,美国务院的签证申请审核工作也存在大量积压。即便“人道主义假释”是一种更便捷的入境方式,但日后难民或无法在美获得永居权,其未来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除了近期在接收乌克兰难民方面的分歧,也有专家希望拜登不要仅因为乌克兰危机而忽视波兰存在的“人权问题”。Politico援引一位不具名的美国官员的话称,“美国各级官员继续对波兰的司法独立、媒体自由以及对性少数群体权利表示关切。”

  不过,王弘毅则认为,“从中长期来看,出于加强安全的考虑,波兰与美国的关系预计会在这次危机过后更加密切,最起码要再上一个台阶。”王弘毅进一步向澎湃新闻解释称,此次俄乌冲突极大地挑战和冲击了欧洲既有的安全结构。对于处在地缘敏感地带,且与俄罗斯存在世代仇恨的波兰而言,它势必会把安全关切放置于优先位置。

  实际上,就在俄罗斯对乌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前夕,波兰政府于2月22日通过了一项关于加强国防力量的法律草案。根据波兰政府官网的表述,该草案是针对该地区日益困难的地缘政治局势的回应,其目标为提高波兰武装部队的现代化水平,并将其打造为北约最强的军队之一。

  目前,波兰是少数几个达到北约“将GDP的2%或以上用于国防开支”要求的成员国,而根据拟议的新法草案,波兰将在2024年将国防开支进一步提升到GDP的2.5%,比原计划提早6年实现;此外,波兰军队人数也计划从目前的不足15万人大幅增加到30万人。

Posted on 2022年9月10日 in 最新亚博|最新亚博2020网|亚博最新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俄乌冲突后曾被“边缘化”的波兰成了美国的兄弟?'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