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美国打了8年惨烈两伊战争的伊朗和伊拉克成了铁杆兄弟

伊拉克者2019年12月31日冲击在巴格达的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伊朗策划了这一“袭击”。美方稍晚宣布将立即向中东地区增兵以策安全。伊朗方面坚决否认,并警告美国勿借机报复。

海湾战争以后,伊拉克和伊朗的关系有所改善。1990年8月14日,就在萨达姆侵略科威特的12天以后,萨达姆致信伊朗总统拉夫桑贾尼,答应满足结束两伊战争的所有条件。承诺伊拉克军队无条件从伊朗领土撤退,双方开始交换战俘。在1975年《阿尔及尔协议》基础上,协商谈判两国边界。

萨达姆这样做的目的是很明显的:1.在侵略科威特时,寻求东翼边境的安宁。2.在伊拉克被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制裁的情况下,寻求外部的支持。3.伊朗反美的外交立场也是双方合作的契合点。1991年3月底,伊拉克指责伊朗秘密支援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起义,干涉其内部事务,双方的关系倒退到敌对的状态。

伊拉克战争以后,伊拉克临时政府仍然对伊朗采取不友好态度。2005年伊拉克大选后,产生的什叶派主导的过渡政府改善了与伊朗的关系。两伊关系的缓和有其特定的国际环境和前期准备。

在2005年7月17日,贾法里访问伊朗之前,双方已经为此做了铺垫。2005年5月,伊朗外长哈拉齐访问巴格达,成为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访问伊拉克的最高级别的伊朗官员,显示伊朗对贾法里领导的伊拉克过渡政府的支持。

7月初,伊拉克国防部长杜莱米访问伊朗,双方探讨了困扰两国关系已久的失踪战俘及军事、反恐合作等问题。从宗派归属来说,伊拉克什叶派主导的新政府与伊朗改善关系也是顺理成章的逻辑必然。

但是,从根本上说,两国关系改善的最终驱动力量在于两国国家利益的契合。国家利益是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核心概念之一,它意指国家在复杂的国际关系中维护本国和本民族免受外来侵害的一些基本原则。它是国家制定对外目标的重要依据和决定因素。

亨廷顿曾经在其《美国国家利益的消衰》文章里提出以下观点:即国家利益源于国家认同,而认同又包括文化和信仰两个组成部分。这里的“文化”意指“价值和机构”;“信仰”则指“普遍的意会和原则”,如自由、平等、民主、等。

如前所述,复兴党时期的伊拉克政府都是逊尼派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其信仰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则与伊朗的主义存在着根本矛盾,这也是两伊战争爆发的根源之一。

但是在今年年初的伊拉克过渡议会选举中,什叶派成为最大赢家,在过渡议会和过渡政府中拥有最大的发言权。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什叶派国家,伊朗开始利用宗教上的同宗性与伊拉克新政府接近。两国都是什叶派占多数的国家,有天然的宗教亲近感。例如,伊拉克的圣城纳杰夫、卡尔巴拉都是伊朗什叶派朝觐的圣地。

由于萨达姆政权已经倒台,两伊战争的恩怨不再是两国接近的障碍,毕竟基于共同宗教信仰的兄弟之间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其实,历史上伊拉克什叶派一直与伊朗存在着友好关系。在复兴党统治期间,伊拉克什叶派的起义一直得到了伊朗的支持与援助。贾法里的本次访问是10多年来伊拉克访问伊朗的最高官员,不过对于他来讲伊朗并不陌生,在萨达姆统治时期,他曾流亡伊朗10年。

贾法里和伊拉克政坛的很多高官在上世纪80年代曾流亡伊朗,受到当时伊朗政府的庇护。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许多伊拉克过渡政府中的高级官员都曾经在伊朗长期流亡,和伊朗政府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伊拉克新过渡政府受安全问题所困。在新政府成立不到3周的时间里,已发生70多起爆炸事件,500余人被害。贾法里办公室发言人库贝称肇事凶手是“来自境外的病毒”,企图通过杀戮破坏过渡政府。对于有从两伊边界潜入伊拉克的指控,伊朗外长哈拉齐承诺两国将进行安全上的合作,伊拉克的安全与伊朗的安全息息相关。

伊拉克和伊朗在2005年7月6日恢复了两国自两伊战争爆发以来就中断了的高层军事会谈,双方都保证要维持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据路透社报道,伊拉克国防部长萨阿敦杜莱米和伊朗国防部长阿里沙姆汗尼都出席了这次会议。

杜莱米说:“此前我们一直都没有联系,因此我们有许多问题需要讨论。我们的目标是向我们的伊朗兄弟保证伊拉克是一个好的……而非邪恶的源头。”阿雷夫表示:“伊拉克的安全也是我们的安全。”伊朗情报部长阿里尤尼西6月16日对伊朗官方通讯社表示:“同伊拉克展开合作已准备就绪,已准备好在访问期间签署安全协议。”为了证明伊朗的清白,尤尼西在贾法里抵达前几个小时接受伊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说,伊朗已经逮捕或者驱逐了3000名基地组织成员。

首先,伊拉克的稳定与重建需要两伊关系的恢复。伊朗是中东地区的大国,又与伊拉克紧邻,由于伊拉克战争的破坏,过渡政府的安全和能源等问题都依赖邻国的支持。伊拉克的百姓在战后一直没有摆脱缺电、缺水、缺油的窘境,所以这次贾法里将在访问期间同伊朗签署能源和电力协议,以缓解目前国内面临的能源危机。伊朗已许诺将提供10亿美元财政援助支持伊拉克重建。

其次,能源问题也是困扰伊拉克重建的一大难题。尽管伊拉克石油储量丰富,但由于石油精炼能力不足,伊拉克目前正遭受能源不足问题的困扰,双方在会谈中讨论建设伊拉克巴士拉到伊朗阿巴丹的输油管线,将伊拉克原油输往伊朗进行加工。

反过来,伊朗将通过里海港口向伊拉克转运大量来自中亚的精炼油,以解伊拉克燃眉之急。

贾法里告诉伊朗媒体,他呼吁伊朗领导人对伊拉克重建提供帮助。而有媒体报道说,伊朗7月初已许诺将提供1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支持伊拉克重建。双方商谈连通两国电网和建造通往伊朗阿巴丹岛新的石油输送管道。

与此同时,有关方面也希望可以重开航班服务,让伊朗飞机可以前往巴格达和纳杰夫。正如伊朗《德黑兰时报》发表的社论中说:“伊拉克民众和官员现在应该知道,伊朗是伊拉克最好的朋友,并希望民主的伊拉克能与其邻居和睦相处。”

再次,两伊关系的改善也可以增加伊拉克的圣地朝觐收入,增加政府财政。伊朗95%以上的属什叶派,而两国此前的冷淡关系严重妨碍了伊朗什叶派教徒到伊拉克纳杰夫、卡尔巴拉等什叶派宗教圣地进行朝觐,也影响了伊拉克的旅游收入。两伊关系改善以后,伊朗什叶派的朝觐收入也可以成为伊拉克重建中资金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

最后,改善关系后的伊朗将对伊拉克重建提供各种援助。2005年7月18日,伊朗当选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会晤了来访的伊拉克过渡政府总理贾法里,称他的政府将支持伊拉克寻求和平与稳定的努力,愿意在安全问题上同伊拉克展开合作。艾哈迈迪内贾德在同贾法里会晤后表示,伊朗政府已经做好准备同贾法里的政府展开合作,为伊拉克提供安全和稳定。

Posted on 2022年11月1日 in 最新亚博|最新亚博2020网|亚博最新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因为美国打了8年惨烈两伊战争的伊朗和伊拉克成了铁杆兄弟'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