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研究掌握基于信息制智权

编者按 党的二十大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绘就了蓝图,吹响了号角。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是全党全国全军的首要政治任务。奋楫正当时,扬帆再出发。学习宣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对军队来说,要把聚焦点和着力点放在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上,这是未来5年我军建设的中心任务,必须全力以赴,务期必成。从即日起,本版围绕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提出的“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加快把人民军队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战略要求,约请军内外专家学者展开深入研讨,供广大读者参考借鉴。

习主席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指出,要研究掌握信息化智能化战争特点规律。当今世界,战争形态正进入信息化智能化时代,基于信息制智权在制胜信息化智能化战争中作用愈加重要。重视研究探索基于信息制智权的战争制胜机理,不断提升基于信息制智权作战能力,才能更好地把握未来战争主动权。

基于信息制智权,本质是信息支撑的智能控制权。与制信息权是信息化战争制权不同,基于信息制智权,制智是目的、信息是手段,是信息化战争向智能化战争过渡时期特有的战争制权,具有信息化智能化“双化”混合并存特有的制胜机理和作用原理。

信传智达,信息赋能智能形成强大制智权,增效作用于信息化智能化战争。基于人生物体本身的智能对战争的作用古已有之,心算神策、锦囊妙计、运筹帷幄等,对战争的影响简单而直接,其效果比拼的是人本身智能的高低。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和信息技术的加持,使得智能的作用发挥有了更强的基石,基于信息支撑的智能对战争的影响更深远,其效果不仅取决于信息量的积累,更取决于信息质的提升。于是,我们看到获得更多更优信息支持的一方,往往更易获得单向战场透明,在智胜对手上占据更大优势。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对伊军的全面优势,俄军在叙利亚战争中对敌认知决策优势等,都是信传智达对抗比拼的结果。前不久,更是发生了敌对双方智能无人机在空中捉对厮杀的世界首个战例,其背后强大的信息支撑令人印象深刻。

智引信承,制智权对抗提出具体的作战需求,引导信息力量建设与运用。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条件下,信息与智能、信息制权与智能制权不仅作为一种技术和战争形态前后相继的现实存在,而且还形成双向互构的内在联系。信息运行支撑智权争夺,智权争夺又反过来引导和推动信息力量的建设与运用,这就是基于信息制智权内在机理的辩证法。需要强调的是,智权争夺不是被动接收信息流的支撑和服务,而是根据攻防对抗实际需要,提出具体的作战需求,引领甚至重塑信息力量的建设与运用。因此,世界军事强国在加快军事智能化的同时,仍然十分重视数字化这一信息化基础核心资源的建设,其中一个重要机理就是智能化催生的超大规模信息需求在起拉动作用。

信智双驱,信息和智能融合混编、互为补充,共同作用于信息化智能化战争。信息化智能化战争的一大特征,就是信息化、智能化两种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作为一种客观存在并存于现实世界,信息制权与智能制权分别构成制约相应战争形态战斗力发挥的关键要素。这两大关键要素在不同时空领域、不同战斗状态下各自或融合发挥作用,形成由低到高广谱存在的制权阵列。2011年12月、2012年12月,伊朗先后比较完整地俘获美国RQ-170“哨兵”无人机、“扫描鹰”无人机,并称破译了两型无人机全部编码。这是两场比较典型的信智双驱的对抗作战。伊朗在无人机控制权争夺中,不但“虎口拔牙”截获了美无人机电磁信号,一定程度夺取了制信息权,而且也似乎在以算法对抗为主要特征的智能飞行控制对抗争夺中占据了上风。

基于信息制智权,以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和互动应用为基础前提和关键要枢,与信息化智能化作战需求相适应,关键在于将信息与智能两种技术形态、两大制权统合起来,在智能运行的速度、维度、强度上获得更大制胜优势,切实做到以快制慢、以博驭专、以融胜分。其内涵依据信息对智能的支撑方式和效果,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信达智快,智能优势的取得需要先人一步、以快制慢。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及信息手段的广泛运用,为智能的快速获取和即时供给畅通了便捷途径。智能制权争夺,需要先知、快算。看在别人远处、思在对手前头,往往能抢占先机、把握主动。第二次世界大战苏德战争前夕,苏联面对可能的德军突袭,之所以决策缓慢、应对迟缓,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情报信息的不全面不及时,导致决策层陷于情报缺失延误的困境。现代信息技术打造的高速网络,为数据和情报信息的瞬间抵达提供了硬支撑。C4ISR系统,就是一个集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于一体的超级信息系统。通过这个系统,军队能够快捷高效地将作战环节贯通起来,为快速决策行动提供强有力的信息支持。如今,许多国家都应用这一系统或据此开发出具有相似功能的一体化指挥控制系统,为打赢战争提供及时有效的信息服务。

信广智聚,智能优势的取得需要积沙成塔、以博驭专。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及信息手段的广泛运用,同样为智能的多源聚集与多路汇聚搭建了高平台。与之相应,智能制权的争夺,又为信息的获取与汇聚提出了更高要求、提供了更广舞台。与机械化时代相比,信息化智能化时代智能体系运转和认知决策所需要的情报信息,通常能够通过广域信息网络链路汇聚到认知决策中心,把众多的智慧源和智力点联结起来,形成众智积聚态势。机械化时代依靠口传声动、通过人工作业、凭借间谍刺探一点一点获取的情报信息,在信息化智能化时代,往往能够通过四通八达的信息网络获取,汇聚形成以博驭专、转识成智的决策优势。

信优智强,智能优势的取得需要相辅相成、以融胜分。基于信息的智能优势达成需要最大限度地打通信息支撑智能的通道,链路高效贯通的一方,往往能够获得更大的智胜优势。将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作为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重要路径和模式,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打通彼此之间的链路,找到不同技术位阶和战争形态融合结合的最优解,其中机械化是基础、信息化是主导,智能化牢牢占据方向引领地位。从世界上看,无论是美、俄两大军事强国,还是英、法、以色列等军事强国,军队组织形态和发展路径也呈现出以智能化为导向的多元复合式发展。这种融合发展模式,有效适应了不同技术形态和武器装备混合并存的实际,智的效能在融会贯通中得以充分释放。

战争制权集中体现战争制胜机理、决定军事力量建设运用的形态和方式。基于信息制智权集中体现信息化智能化战争的制胜机理和特点规律,对制胜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提出全新要求。

把作战理论创新作为制胜战争的重要先导。战争形态的演变,意味着战争特点规律的变化,意味着战争制胜机理的变迁,也意味着军事理论创新的缘起。只有敏锐发现战争形态变化端倪并以深刻的理论思维作出积极回应,才能更好地引领军事斗争实践,进而在军事竞争中把握先机主动。这要求我们大力加强与信息化智能化战争相适应的军事理论特别是作战理论创新,持续关注现代科技特别是人工智能对战争的革命性影响,持续跟踪与之相关的典型战斗战例,对贯穿其中的战争制权、制胜机理和特点规律等进行深入研究,及时总结国内外鲜活实践经验,探索克敌制胜的作战方式和战斗方法。

把信智融合技术作为制胜战争的重要支撑。科技是核心战斗力,基于信息制智权的核心依托还是信智通联技术。只有将两者互联互通的硬支撑夯实,才能将信息化智能化战争制权牢牢掌握在手中。发展智能化大数据运行技术,切实把信息化智能化通联的基础打牢固。发展智能化算法技术,找到信息传导支撑制智权的技术路径和平台载体,切实将算法这个智能化的关键技术做实做强。发展高性能通信技术,密切关注卫星互联网、量子通信等前沿新兴技术的发展运用,为信息与智能通联搭建更强的“快速路”。

把基于信息制智权能力作为制胜战争的重要基石。理论创新和技术创造只是掌握战争制权、制胜战争的先导和先决条件,形成夺控信息化智能化战争制权的实际能力,还需要从理论到实践、由技术创新到转化应用、自形成能力到形成战斗力的大量实战化演训演练。这就需要我们将夺控信息化智能化战争制权纳入一体化联合作战训练,制定科学合理的演训方案,配备高素质作战团队,打造高水平作战力量,研发匹配的高技术作战武器装备,探索作战潜力向作战能力快速转进的科学路径,提高以信控智、强信夺智、断链破智的作战能力,探寻基于信息制智权的战法,切实掌握打赢信息化智能化战争制权这一关键要枢。

Posted on 2022年11月2日 in 最新亚博|最新亚博2020网|亚博最新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重视研究掌握基于信息制智权'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